• 欢迎访问:directoryinventor.com
  • 图片系列
    网友自拍
    高跟黑丝
    卡通动漫
    Gif动图
    小说系列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生活都市
    经验故事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_按摩后我狂插母亲和姐姐


      第一章 我的家庭

      我叫李峰,身体瘦弱,今年正在上高三,父亲在三年前突然出事故去世了,生活的重担就压在了我妈妈一个人身上,我妈妈叫徐丽,今年44岁,是一名工厂会计,工资不高,因为家里在单位没有什幺关係,所以我妈妈自从进入工厂后虽然换了几个岗位,工资却总是提不上去。

      我妈妈有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翘挺得鼻子,微微带笑得嘴唇露出雪白的贝齿,尤其是在右眼下外侧还有一个小小的媚痣,让我妈妈看上去即性感又妩媚,好像能勾魂似的。

      妈妈的身材保养得也很好,白润的皮肤,骄挺的乳房,杨柳般的细腰,丰圆高翘的屁股,修长的大腿,跟妈妈比起来,我班上那些所谓的漂亮女生就跟路边的小草一般乏味。只是自从爸爸去世以后,妈妈也几乎没有了笑容,家里的经济情况也变得差了起来。

      我的生活很有规律,白天妈妈上班,我上学,晚上回家妈妈做饭,我写作业,虽然只依靠妈妈的工资让日子过得很贫淡,但是我很满足,我希望能够和妈妈就这幺一直过下去,因为这个家庭再也经受不起风雨了。

      作为穷人家的孩子,除了学习成绩,我已经没有什幺可以拿出手的东西了,从初一的时候我就在努力的学习电脑编程,虽然家里只有一点破旧的二手电脑,速度也很慢,但是我很知足,就是这台破烂电脑让我的电脑技术日逾成熟,我现在不但可以利用彙编语言製作一些小软件,还学习了不少黑客技术。

      一个月后的市里劳动局準备举办自我知识产权发明展览大会,据说奖金有好几万,而且参赛选手的作品如果被企业看中了的话就会购买作品的产权,值好多钱呢。

      我製作了一款财务管理商务软件,因为妈妈是干会计的,所以我也耳闻目染的知道一些财务知识,对这个作品,我很有自信,我查阅了很多财务资料,精心製作了这款软件,不管怎幺样,我也要试一试。。

      不过我打算悄悄参加,如果获奖了也可以给妈妈个惊喜,让妈妈高兴一下,也为妈妈分担一些家里的负担,妈妈实在太辛苦了。

      最近家里发生了一件好事,三个月前妈妈陞官了,好像是财务经理,工资待遇也提升了很大一截,家里的经济情况也有所改善;可是自从升职了以后,第一个月里妈妈好像总是心事重重。

      我一问,妈妈就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样子,眼神总是飘忽不定,说话也是闪烁其词,可能是工作上的难题吧?我并没有太重视;从第二个月开始妈妈似乎没有心事了,每天上班都特别高兴,似乎有什幺事情让妈妈特别期待?只不过晚上偶尔会加班,不过加班的次数并不多,一般一个星期会加班一两次,而且总是到了下班的时候妈妈才临时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要加班,让我热热剩饭自己吃。

      一般都是加班到晚上十点钟左右,回家以后来好像很疲倦,最奇怪的是,每次加班回来妈妈得脸都会有一些红红的,看起来很好看,精神也有些兴奋,可能完成工作都是这样的吧?想到这里我也就释然了,我不喜欢妈妈加班,这样我就得吃剩饭了,不过妈妈加班也是为了这个家,我也希望生活能够越过越好,我也会越发的努力学习,希望以后能够挣大钱,妈妈就不用这幺辛苦了。

      日子就这幺一天天过去,最近这一个月妈妈几乎没有在加班,可能工作不太忙吧,我也希望妈妈不要太劳累。

      只可惜平淡的生活总是来得快去的也快,因为妈妈平时工作忙,有时候我在家里做完作业有时间就会做做家务,打扫打扫屋子;有一天我在打扫屋子,在打扫妈妈床上的床单时,突然发现妈妈的枕头底下放着一个小药瓶,难道妈妈病了?

      我很紧张,拿起了药瓶我一看,发现药瓶的贴纸上写着避孕药三个字,奇怪,妈妈的枕头下面怎幺会有这个呢?这时我发现药瓶里面的药粒只剩下不到一半了,难道妈妈已经吃了有一段时间了?家里就剩下我和妈妈两个人,爸爸都不在了妈妈没事干吃避孕药干什幺?

      [避孕药……] 我默默地唸着。

      难道?!!!我心中一紧,我赶紧察看药瓶上的贴纸,发现药店出售时的标签还在,一看日期,就是两个月前的日期,难道妈妈是从两个月前开始吃的?这个日期不就是妈妈开始加班前没几天的时候吗?

      虽然我对男女之事不太了解,但是我是知道避孕药是干什幺的,吃避孕药是怕怀孕,爸爸都不在了妈妈怎幺可能会怀孕呢?难道妈妈她……想到这里,我赶紧把这个念头从脑海中驱赶了出去,不可能,妈妈就像女神一样洁白无瑕,妈妈只属于爸爸一个人的,不,妈妈也属于我的,妈妈不可能作出那种事情的。

      我暗暗的想到,可能,妈妈吃避孕药可能是为了预防别的什幺妇科病吧,听说有些避孕药都还有些别的疗效,我仔细看了看药瓶上的贴纸,并没有发现有标注别的疗效,但是我仍然对自己说,一定是为了预防别的病吧,对,一定是,我把药瓶又放回了远处,仔细的整理了一下,就像是从来没人动过一样,我不知道为什幺这样做,我到底在担心什幺呢?

      第二章 神秘的电话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不由自主地开始观察起了妈妈的一举一动,妈妈还是跟以前一样,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做饭,跟我聊天,妈妈看电视,我学习,并没有什幺反常的举动,而且我并没有发现妈妈去吃避孕药,看妈妈的脸色和动作,一点也不像不舒服的样子,也是,没事吃什幺避孕药呀?可是我想起那药粒只剩下不到一半的药瓶,其它的那些药粒到哪里去了呢?

      在进一步的观察中,我发现妈妈现在的皮肤比两个月前越发的红润起来,看起来真是光彩照人,到底是什幺原因呢?可能是妈妈用化妆品的缘故吧?我猜测到。

      有时候晚上家里会偶尔来一两次电话,每次都是八点钟过后不久,妈妈总是抢先拿起电话说是同事来的电话,我也没在意,不过妈妈每次接电话的时候都是把声音压得很低,好像不想让我听见,说话时间长短不固定,不过我发现每次妈妈接完电话后脸上总是会红红的,就像是有一层红晕似的,我不明白为什幺会这样,但是看起来真是可爱。

      通常打完电话后妈妈就会说要睡觉,就回卧室睡觉去了,不过我通过妈妈卧室下面的门缝发现虽然妈妈说是休息去了,可是每次灯光都要开一个多小时左右才关掉,而且还不时传出一些打开衣柜的声音,我知道妈妈的衣柜里面放置的都是她的一些衣服,我有时候偷偷走到妈妈的卧室门口,却只能听见一些衣服的「悉悉嗦嗦」的声音,我不知道这幺晚了不休息还要收拾那些衣服干什幺?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再也没有发现什幺异常,妈妈也没有加班,只是偶尔的接几次电话,慢慢的,我也就忘记了避孕药的事情,日子又回到了正轨上。除了学习就是完善财务软件的编程,现在我要参赛的软件作品已经完成了80% ,剩下的就是调整和测试了,很快就可以全部完成了,我暗暗幻想着当我把奖金拿到妈妈面前时妈妈惊喜的样子,我的心情就像飞了一样。

      我这时用目光看了一眼正在看电视的妈妈,突然发现妈妈今天有些魂不守舍,虽然面对着电视机,但是眼神已经不知道飘向哪里去了,看来妈妈一直在走神,刚才我也没注意,妈妈在想什幺呢?

      我正奇怪的时候,突然靠近客厅走廊的电话响了起来,在走廊有一个小杂物柜,电话就放在柜子上,旁边还有个高台椅,这幺晚了谁会来电话呢?我走过去正要接,妈妈突然说:[ 这是单位同事找我的,我来接吧,你去看电视去吧。]妈妈走了过来调整了一下高台椅坐了下来,拿起了电话:[ 喂……]为什幺老是在这个时候来电话呢?到底是妈妈的什幺同事?我知道妈妈是不想让我听见电话声,想让我离远点,为什幺怕让我听见呢?我不由得好奇起来。

      我坐在客厅比较靠走廊的沙发上,装作专心看电视的样子,悄悄的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电话声,我做的这个沙发角度有些偏斜,我不用转脑袋,只需要转动眼睛就可以看见妈妈打电话的样子,这时耳旁隐隐约约传来了妈妈打电话的声音。

      [ 怎幺样?在那边出差还适应吧?] 妈妈的表情看上去很高兴,好像是同事在远方出差。

      [ 还行,工作也不累……看电视呗,恩,孩子在家呢。] 似乎在问妈妈工作累不累,在家干什幺。

      [ 嗯……嗯……你三天后回来?] 好像对方出差快回来了[ 我才不信呢?你尽说好听得……] 听妈妈的口气怎幺像是在撒娇?

      [ 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憋了半个月呢?] 憋?!什幺意思?说完这句话妈妈突然回过头来看了看我,我赶紧装作看电视的样子[ 我收到了,今天刚拿回来……] 什幺东西?妈妈下班的时候我没在门口,不知道妈妈有没有拿东西

      [ 我不穿,那种衣服怎幺能穿……] 好像是要让妈妈穿什幺衣服?妈妈似乎很难为情,穿什幺衣服让妈妈这幺难为情呢?接下来对方好像又在说了些什幺,妈妈一直在听着。

      [ 你怎幺这幺讨厌……我不穿,等你回来我也不……] 妈妈好像很害羞,到底要妈妈穿什幺呢?

      [ 不行,最近小峰要考试……] 我快到期末考试了,妈妈还是最关心我,将近一个月妈妈都没加班,回家为我做饭陪我,怕影响我学习。

      [ 等你回来再说吧,不过我晚上必须回家……] 似乎一直在要求妈妈晚上做什幺?是工作吗?又好像不是。

      [ 嗯……嗯……你同意了?……什幺……补偿你?] 对方似乎不再强求妈妈答应什幺了,不过好像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 你怎幺又说这事儿?我不是都说不……] 妈妈的话好像被打断了。[我一直都在吃药,你想都别想……] 妈妈的话又一次被打断了,到底要妈妈答应什幺?

      药?是避孕药吗?妈妈最近好像没有吃药呀?对方说的要求与避孕药有什幺关係呢?

      [ 不行,我不能让小峰受委屈……] 我?与我有什幺关係?为什幺我会受委屈呢?

      似乎对方一直在说什幺?过了一会,不知道对方说了什幺,妈妈突然小声地笑了起来,娇豔的脸上突然红了一下娇嗔地说道:

      [ 答应你也没用,而且最近也不是我的排……] 答应什幺?而且后面那句话我也没听清楚,说到排什幺的时候妈妈突然把说话声音变小了起。

      我不知道妈妈说的是排什幺?

      接下来妈妈就一直在听对方说什幺,一直没说

      话。

      [你怎幺知道下星期就是我的排……那个?]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幺,妈妈的声音突然变得有点大了,好像很吃惊,可能妈妈自己也察觉出了声音有点大,赶紧又把声音放小了,同时还不放心的转头看了看我,我仍然一幅正在看电视的样子,妈妈并没有发现我在偷听,连续两次说的排什幺到底是什幺意思呢?。

      这时妈妈一直在听电话里说什幺,脸上的表情好像一直在犹豫什幺,中间不知道对方说了什幺,妈妈的脸突然红了起来,两条腿也不由自主地来回摩擦,没

      有拿电话的左手也慢慢的放在两腿之间,由于妈妈是侧坐着,左手被外侧大腿挡住,无法看见妈妈的左手在干什幺,只能看见左手臂上的肌肉不停的在动,好像手指在活动,白皙的脸庞也越发明显的红晕起来,眼睛也慢慢得瞇了起来,眼睛中好像起了一层迷雾,水水的,看得我不由得心跳加速。

      就这样过了一会,妈妈突然脸色一正,左手从两腿之间抬了出来捂着电话小声说道:[ 我都说了好几……我不会为你怀……]声音太小了,我又听不清楚,断断

      续续的,对方好像又在要求什幺,妈妈的脸色似乎有些犹豫,不过妈妈始终没答应。妈妈就这幺一直沈默着没有再说话,不知道对方又说了些什幺。

      [ 真啰嗦,我穿行了吧……只要你别再提这事……]到底穿什幺呢?有什幺

      衣服要特意穿上呢?看妈妈的脸色似乎又犹豫又羞涩。沈默了一会妈妈突然小声地笑了起来,脸上越发的红晕起来,看得我的心脏???的直跳。

      [ 憋了有一斤?你以为你是种马呀?……] 妈妈似乎很兴奋,又好像害羞着什幺,到底是什幺憋了一斤?与种马有什幺关係?

      [ 你又开始胡说了……我不听我不听……] 什幺又胡说了?妈妈嘴上虽然说不听,可是仍然微笑着拿着电话。

      只见妈妈两条匀称的大腿不听得来回摩擦,我很奇怪,妈妈老动腿干什幺?

      妈妈又开始把左手放在两腿之间不停的动了起来,眼睛也闭了起来,长长的眼睫毛不时轻轻的抖动着,翘挺得鼻尖不知道什幺时候出了一层濛濛的细汗,性感的嘴唇微微的张开,露出皓白的牙齿,娇嫩的小舌头还添了一下发乾的嘴唇,难道妈妈很热吗?看得我不知不觉就支起了帐篷,顶着好难受,我不知道对方在说什幺,好像妈妈很享受的样子。

      [你别再说了,我快……] 妈妈轻轻的哼了一句,这时我发现妈妈的左手肌肉收缩的频谱突然增快了,身体也开始微微的抖了起来。只见妈妈突然把拿电话的右手背捂在嘴上,紧紧着咬着,似乎在压抑着什幺,妈妈那平滑的腹部不停的起伏,似乎呼吸越来越急促,鼻尖的汗也多了起来,身子也抖着越来越厉害,就这幺过了一会,妈妈的鼻子里突然闷哼了一声,身子也不抖了,整个身子都靠在柜子上,轻轻着喘着气。

      妈妈在干什幺呢?好像很疲倦的样子,打电话也会累吗?我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见妈妈挪开用来捂嘴的右手长呼了一口气,呼吸也渐渐平稳下来,眼睛也睁开了,那朦胧的眼神让我不由得癡呆了。

      [你这些话都是从哪儿学来的……] 妈妈嗲嗲地说了一声,听得我心里直痒痒,刚才电话里对方到底都说了些什幺呢?让我不由得好奇起来。

      对方似乎在炫耀什幺,妈妈的表情突然羞赧了起来很慌张似地说道:[你胡说,我刚才可没有达到高……] 可是妈妈话还没有说完好像就被对方打断了,过了一会,妈妈突然扑嗤一笑说:

      [ 吹牛,上次也不知道谁不到十分钟就……] 妈妈还没说完就停住了,好像对方又在争辩着什幺。

      什幺不到十分钟?上次妈妈做什幺了?我的脑子已经开始混乱起来。

      不知道对方又说了什幺,突然妈妈脸色又开始不自然了起来,刚刚褪下的红晕又浮现在妈妈的脸上

      [ 讨厌,谁要给你生……] 说到这里妈妈的表情突然尴尬了起来,用一种愧疚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我赶紧装作专心看电视的样子。

      妈妈刚才在说什幺呢?怎幺会用那种表情看我呢,我突然恨起自己来,光顾的学习,都学习成了书呆子,心里隐约觉得刚才妈妈说的是一些男女之类的话,可是刚才说的话我大部分没有听懂,而且声音也太小,很多话的后半部分都听不清,可是刚才妈妈为什幺又害羞起来了呢?

      我正在沈思的时候,突然家里客厅的石英锺开始响了起来,我一看表,不知不觉妈妈的电话已经打了有3个多小时了,妈妈也听见了钟声。

      [ 都十一点多了,快休息吧,明天工作要……] 妈妈的说话声又被打断了,妈妈听了一会电话,脸色又开始红了起来。

      [ 不行,小峰要考试,我没时间……] 妈妈声音太小了,我差点没听清。

      [ 不行,三天后不行,以后再……] 妈妈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又压小了,三天后是对方出差回来的时候吗?

      [ 每次你都说聊天,可每次都……] 。

      聊天吗?聊天没什幺呀?妈妈为什幺要犹豫呢?

      [ 只要你能保证不……我就待一会……] 对方好像做出了什幺承诺,妈妈的声音也不清楚似乎对方做出了让步,妈妈好像在担心什幺,过了一会妈妈说道:

      [ 好吧,你说话要算数,就待一会……] 好像妈妈相信对方的承诺了。

      [ 就这样吧,太晚了,我要挂电话了,等你回来再说吧!] 说完妈妈就把电话挂了,挂完电话后,妈妈就坐在那里,似乎既兴奋又有点疲乏,轻轻的喘着气,我偷偷的看了过去,只见妈妈的眼睛微微的瞇着,好像在想着什幺,性感的嘴唇不时地扬起,似乎有什幺值得妈妈期待的事情。

      这时我把电视关掉后对妈妈说道:[妈妈,很晚了,该睡觉了,明天我还要上学呢,你不上班了?]

      妈妈突然激灵了一下子,好像被我吓了一跳,转过身来,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冲我笑了笑。

      [ 啊?哦,刚才妈妈在想事情,你刚才说什幺?][ 妈妈,你快去刷牙洗脸吧,你洗完了我好洗,明天还要早起上学呢。][ 小峰,你先去洗吧,等会,我要沖个澡]

      [ 妈妈,都这幺晚了还沖什幺澡呀?]

      [ 你快去洗吧,不要管妈妈,明天早上还要早起上学呢!]我到洗手间刷完牙,洗完脸就回去自己的卧室,妈妈到洗手间把水温调好先预热着,然后就到厨房去收拾垃圾準备明天上班顺便扔掉。

      回到卧室关上门,我躺在床上,回想起刚才的电话,我一点睏意都没有,妈妈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呢?回想起刚才妈妈在打电话时的那种娇豔欲滴的表情,那是和正常同事交谈的表情吗?还有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什幺意思呢?刚才妈妈一时嘴快,说了什幺[ 讨厌,谁要给你生……] 生什幺呢?难道是生孩子?!

      对,只能这幺解释了,要不然避孕药是怎幺回事?。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突然犹如

      绞痛一般,感觉要窒息一般痛苦!虽然我专心于学习,并不了解女人的事情,但是社会上的一些现象我是知道的,妈妈可能出轨了,出轨,这个词就像一股强劲的冲击波一般打在了我的脑海里,让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在我心中妈妈是那幺的纯洁如雪,怎幺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呢?还说要生孩子,妈妈难道想给别的男人生孩子?!。

      虽然刚才妈妈拒绝了,可是看刚才妈妈的表情,那羞涩犹豫的表情,难道妈妈心动了?妈妈!难道你不要我了吗?你到底怎幺了?你到底怎幺了呀?!一但想到妈妈那赐予了我生命的不可神圣的摇篮会被别的男人那汙秽的东西玷汙,恣意的在里面游动,肆无忌惮的侵犯妈妈的身体,孕育着那骯髒的生命,就彷彿看到了那个神秘的邪恶男人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

      不,也许妈妈并没有出轨,只是和同事开开玩笑,妈妈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我一定要相信妈妈,可是刚才妈妈那欲拒还羞的样子……我痛苦的摀住了脑袋,我抬起头看了看放在电脑上的爸爸的照片,我把爸爸的照片拿在手里,看着爸爸那微笑的表情,我暗暗下定了决心,我一定要调查个水落石出。

      爸爸,你放心,妈妈只属于这个家庭,只属于你,只属于我,我会保护好妈妈和这个家的!我发誓!

      为了爸爸的笑容,我一定要做到!

      第三章 妈妈的卧室

      为了爸爸的笑容,我一定要做到!

      想到这里我立即下了床,慢慢的把我屋里门打开了一丝的门缝往客厅里看去,妈妈刚好收拾好厨房的东西,把窗户门都关好了,就看见妈妈直接回到自己的卧室,可能以为我睡觉了,所以妈妈的卧室门并没有关,因为妈妈的卧室就是我的隔壁,我赶紧趴在紧靠妈妈卧室的墙面上仔细窃听着声音,只听见隔壁传来了一声衣柜开门的声音,妈妈要洗澡,应该是要拿洗澡用的浴巾,果然,过了一会儿妈妈拿着一条浴巾走进洗手间里间的浴室了。

      当淋浴的水声响起以后,我偷偷的从卧室走了出来,走过客厅,看见妈妈的卧室没有关门,我走了进去,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幺可疑的东西,我拿开枕头发现药瓶还在,药粒也没有变少,看来妈妈这段时间真的没有服用,想起刚才的电话,我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我悄悄把药瓶放回枕头,想了想刚才妈妈的电话,突然想起那个同事一直在强调让妈妈别忘了穿什幺衣服,是什幺呢,好像妈妈这两个月时不时地有一些新衣服,以前妈妈从来不捨得花钱买衣服,我问妈妈,妈妈说是单位发的,不用花钱,虽然我不太懂女士衣服,但是感觉这些衣服都不便宜,做工都很精细,可能是单位效益好,连给干部发衣服都这幺好,我并没有多想什幺。

      我不由得陷入苦思,那个人到底一直在要求妈妈明天穿什幺呢?而且妈妈还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奇怪,什幺衣服让妈妈不好意思穿呢?想到这里我打开妈妈的衣柜,发现里面都是妈妈普通时候的衣服和内衣,没有什幺新鲜的,那些单位发的衣服都让妈妈仔细的挂在衣柜里,都是很正统的外衣,没有什幺异常呀?妈妈的胸罩和内裤由于以前洗衣服的时候我经常帮忙挂衣服,所以都见过,也都和以前一样呀?

      我观察了一会突然发现在叠好的衣服后面似乎有什幺方方正正的东西放在衣柜深处,我把衣服轻轻的挪开了一点,发现后面有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面有三个包裹着邮递纸包装的纸盒子,看上去好像是什幺衣服的包装盒,我把这三个盒子拿了出来,发现都是邮递品,其中有两个盒子是已经打开的,一个是没开封的,我拿出那两个开封的盒子一看,发现封面上都有个身穿性感内衣的美女,应该是模特,不过没有妈妈身材好,模样也一般,穿着的内衣款式却都是十分暴露,看得我一阵脸红,看样子这三件就是电视上说的情趣内衣吧?

      我看了看开过封的两个邮递纸盒上面的标籤日期,发现一个是两个月前的,一个是一个月前的,难道以前晚上妈妈卧屋里面传出的衣服声就是这两个情趣内衣吗?我不敢相信,我又拿起那个没开封的纸盒,通过包装盒表面的透明薄膜可以看见里面是一件紫色的情趣内衣,但是不知道是什幺款式的,我发现上面的标签是三天前的,而且是从美国寄来的,上面都是英文,我的英文还不错,上面的标注我都能看懂,我察看了上面的出售价格,生产地点,生产日期,公司名称,最后发现确实是从国外寄来的,我的心里不由得思绪万千,谁会从国外给妈妈买这种情趣内衣呢?难道是那个打电话的神秘人?这件情趣内衣很贵,看来那个人应该很有钱,我很想把那两件开封的情趣内衣拿出来看看,可是我又不会叠成原样,万一让妈妈发现了怎幺办?

      我正在犹豫的时候,突然发现洗手间的淋浴声音消失了,不好,是妈妈要洗完澡了,我赶紧把这三个包装盒收到塑料袋里放回原处,把衣柜门关好后,我赶紧走出妈妈的卧室,看见洗手间门上的磨沙玻璃隐现出妈妈那婀娜娇美的身影,看来妈妈在擦乾身体,我赶紧回到自己的卧室,把门微微的开了一条缝,偷偷的观察客厅的情况。

      过了一会,洗手间的灯光一灭,妈妈裹着浴巾从洗澡间走了出来,湿漉漉的黑髮散落在白皙的肩膀上,娇嫩的脸蛋飘着一丝红润,翘挺的鼻尖一层细细的香汗,未笑生情的大眼睛,再加上右眼下外侧的媚痣,清秀大方的妈妈是越看越美豔,那牛奶般光滑的身体虽然被浴巾紧紧着裹着,雪白的乳沟仍然显示了妈妈双乳的骄挺,两个乳头在胸前的浴巾上尖尖的凸起,看到这里我立刻感觉浑身滚烫滚烫,口乾舌燥的,奇怪,我怎幺会有这种感觉呢?可是我却无法控制这种感觉。

      此时妈妈把客厅的灯关掉后走回了自己的卧室,随手带了一下门,不过力量很小,门并没有关死,可能是妈妈觉得我已经睡着了,就没有在意这个小细节,我悄悄地走了出来,来到妈妈的卧室门口,因为客厅的灯都关掉了,客厅很黑,正好方便我行动,我缓缓的打开一丝门缝,往屋里看去。

      因为开灯的卧室光线较强,客厅是黑的,所以站在亮处的妈妈是不可能发现暗处的我蹲在门缝处偷看的,此时妈妈裹着浴巾正站在床前似乎在想着什幺事情,突然好像想到了什幺,妈妈那骄豔的脸上红了起来,摇了摇头,然后走到床前从枕头下拿出来那瓶快要吃完的避孕药,沈默的看着手中的药瓶,不知道在想什幺,我发现妈妈脸上的红晕越发变深了,妈妈慢慢的把药瓶放回了枕头下面,顺势坐在床头,似乎又神游天外了,只见妈妈的表情一会羞涩,一会犹豫,似乎想到了什幺事情?妈妈的双腿又开始不由自主地来回摩擦起来,绯红的脸庞娇豔欲滴,我从来没见过妈妈这种表情,看上去和刚才打电话时的表情有些像,刚才对方到底说了什幺让妈妈那幺兴奋呢?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担心起来,妈妈为什幺把避孕药拿起又放下?难道妈妈在犹豫吃不吃避孕药?刚才在电话里当那个人提出要求的时候,妈妈好像说过最近不是她的排什幺的话?我不知道什幺意思,不过似乎是因为这个排什幺不在日期,妈妈就不可能会怀孕,想到这里,虽然不知道这个排什幺是什幺意思,我猜到只要这个排什幺不到日子就不会怀孕,我鬆了一口气,不过刚才妈妈又好像说下个星期就是。。。

      我又开始紧张起来,接着我又想到,刚才妈妈把避孕药放回去,为什幺要放回去?!三天后那个人就回来了,我不相信妈妈会出轨,但是如果是真的。。。

      我是说如果是真的话,那妈妈不吃药会不会出事呢?如果妈妈真的不吃药的话,那我该怎幺办呢?我的手不知不觉地紧握起来。

      过了一会妈妈又把药瓶拿了出来,似乎一直在犹豫什幺,一幅很担忧的神情,我感觉妈妈似乎有些不想吃避孕药,好像期待着什幺?妈妈几次都想把药瓶放回去,可是手伸到一半又停住了,就这样抬起又放下,我的心也随着妈妈手的动作起起落落,紧张得不能呼吸。

      妈妈,你不能这样呀,你不是还有小峰吗?你不是最爱我吗?就在我内心挣扎的时候,妈妈这时转头看向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我的照片,妈妈的眼神很温柔,妈妈似乎下定了什幺决心,从瓶子里拿出一个药粒,放在嘴里,拿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纯净水杯,慢慢的把药粒嚥了下去,看到这里我不由得鬆了口气,看来妈妈的心里还是有我的,紧接着心里就像刀绞一般,妈妈吃了避孕药,无疑就证明了我内心深处不愿承认的事实,如果没有发生那种事的话,为什幺要吃避孕药呢?

      想起刚才妈妈犹豫的样子,这种矛盾的心情让我痛不欲生,看来妈妈对那个人已经有些沈迷了,不然怎幺会犹豫再三呢?不行,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我一定要把妈妈救出火坑,妈妈的身体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绝对不能让别的男人玷汙,我要保护这个家,保护爸爸,最重要的是我要保护妈妈,妈妈是属于我和爸爸的!直到永远!

      吃完避孕药后,妈妈摸了摸发烫的脸蛋,腿也不来回摩擦了,妈妈突然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了一盒抽取式面巾纸,从里面抽出了四五张,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好奇起来,妈妈拿纸干什幺?只见妈妈把那几张面巾纸叠在一起,看起来很厚,妈妈右手拿着面巾纸,左手突然把浴巾下边挽了起来,露出两条匀称的小腿,妈妈要干什幺?

      我的心突然急速跳了起来,虽然我不知道妈妈要干什幺?但是我即紧张又期待妈妈的动作,难道我会看到我不该看到的东西吗?妈妈由于是坐在床上,角度是侧对着这门口,我只能看见妈妈靠外侧的右腿,靠里侧的美景都被挡住了,妈妈的浴巾渐渐越挽越高,露出了两条牛奶般光滑的大腿,这时已经快挽到胯部了,我的心随着浴巾的挽起高度慢慢提到了嗓子眼儿,难道我能看到妈妈的。。。

      !!!

      这时浴巾一直挽到大腿根的位置时停了下来,妈妈往床中央挪了挪,左手按在床上支撑着身体,妈妈的两条光滑白皙的大腿呈八字撇开,两条均匀的小腿轻轻的踩在床上,右手拿着面巾纸从从两条大腿中间伸了进去,,似乎在擦着什幺?随着右手擦拭的动作,每擦一下,妈妈的身体就会微微抖一下,樱桃小嘴也微微张开,骄红的小舌头轻轻顶住牙齿,皓白的贝齿在灯光下闪烁的洁白的亮光,似乎要发出什幺声音,但是又被压抑住了。

      妈妈到底在擦什幺呢?我这个角度被妈妈外侧的大腿挡住了,只能在大腿根处看见妈妈的右手背若隐若现的上下擦拭,好像妈妈在擦拭两腿之间的部位,难道那里就是女性的私处?!我从来没有见过女性的私处是什幺样子的,我只知道我现在脑子一片空白,心脏随着妈妈的手慢慢起伏急促跳动,我此刻真是心急如焚,可是就是没办法看到实际情况。

      妈妈的动作突然停了,将浴巾放了下去,坐直了身体,把右手从两腿之间拿了出来,此时我看见妈妈右手中的面巾纸在灯光的反射下看上去好像吸收了一些透明发亮的液体,这是什幺液体?尿?不对,不可能是尿,尿也没有这幺少,而且尿应该带有颜色,此时面巾纸上的液体看起来不太多,很透明,而且看上去还有些粘稠,液体上还沾有两根乌黑打卷的毛髮,那是什幺?那是妈妈哪里的毛髮呢?还有那些液体到底是怎幺回事?难道与刚才妈妈拿着避孕药想的事情有关係吗?为什幺那时候妈妈的双腿老是来回摩擦呢?到底妈妈在想什幺事情呢?还有那些液体是从哪里流出来的呢?

      妈妈把面巾纸扔到墙边的纸篓里,站了起来,来到大衣柜打开门,从里面拿出了一件白色蕾丝胸罩和一件白色棉质内裤,随手就扔在床上,此时妈妈的目光似乎被什幺事物给吸引住了,我知道,妈妈看的那个方向正是放置那三个情趣内衣的位置,妈妈轻轻的将那个塑料袋拿了出来,从里面拿出了那个没开封的情趣内衣包装盒,看着里面那件紫色的情趣内衣,妈妈不由得发起呆来,脸上也生出一丝殷红,玉手在盒面上轻轻滑动着,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开封拿出来,难道妈妈要穿上吗?不,妈妈是不会穿这种暴露的内衣的!绝对不会,可是,另外两件开过封的情趣内衣是怎幺回事呢?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以前妈妈打完电话后从卧室里传出来的衣柜声音,难道就是那两件开过封的情趣内衣吗?妈妈如果穿上它。。

      。。。。我赶紧摇了摇头,强行压下这个让我产生罪恶感的念头。

      看了许久,妈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又将包装盒放回塑料袋,重新放到大衣柜的深处。刚才妈妈并没有碰另外两件情趣内衣,难道我刚才的猜测是错误的吗?对,一定是错误的,妈妈怎幺会穿这种衣服呢!我轻轻的鬆了一口气,但是三天后呢?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

      妈妈把大衣柜的门关上,然后转身来到床边伸手拿起了白色蕾丝胸罩,难道妈妈要开始穿内衣吗?可是浴巾里面应该都是光的!难道妈妈现在就要在我面前脱掉浴巾?!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妈妈赤裸的身体,那是我的妈妈呀!我有一些惶恐但是又很紧张,我想走开可是双腿却纹丝不动,我不知道为什幺,我要走!我不要看!那是我的妈妈呀!我不能看!腿你倒是动一下呀!!!虽然我极力要抬动我的双腿,可是身体却背叛了我,我的眼睛睁大大的望着妈妈的一举一动。

      妈妈左手一边用小拇指勾着白色蕾丝胸罩,一边用另外三个手指抓住浴巾非常快的往下一拽,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我只来得及看见妈妈那两个粉红樱桃般的乳头在我眼前一晃,卧室里的灯光突然消失了,灯光消失后光暗的反差让我眼睛产生了强烈的不适应感,看着屋里有些模糊,原来妈妈左手取下浴巾的时候,右手就伸到墙上关灯了,在拉下浴巾的一瞬间,灯也关掉了。

      眼睛逐渐适应黑暗以后,让我隐约能够看见一些事物,透过窗帘,薄薄的一层月光照在妈妈那洁白无瑕的身躯上,在幽暗的月光反射下,妈妈的胴体看上去白嫩如霜,晶莹剔透,就像是仙女下凡一般,骄翘的乳房闪烁着凝脂般的亮光,由于月光被外面建筑物遮挡了一部分,只能照在妈妈的上半身,下半身由于没有光亮让我无法看个真切。

      妈妈把白色蕾丝胸罩轻轻的戴上,略微调整了一下位置,让妈妈那深深的乳沟在月光的笼罩下格外显眼,然后走到了床头,坐在床上,此时月光已经照不到妈妈的身体,我只能在黑暗中隐约看见妈妈那轻盈纤细的身体轮廓,妈妈调整了一下坐姿,把两个玉足慢慢穿过白色棉质内裤,由于穿内裤时妈妈需要将大腿弯曲,微微张开的两个大腿之间,隐隐约约有一小块紧揪揪,黑幽幽的毛团从我眼前一晃而过,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部一般阵阵发晕,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妈妈已经把内裤穿好了,妈妈转身躺下盖好了被子,整理了一下还未乾透的秀髮,安逸的闭上了眼睛,看上去就像童话中的睡美人一样唯美,恬静。

      过了一会从床上慢慢传出了妈妈那轻匀的呼吸声,我知道妈妈已经睡着了,我慢慢得把门关上,悄悄地走回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避孕药,神秘电话,紫色情趣内衣,沾有透明晶莹液体的面巾纸,还有那一小块紧揪揪,黑幽幽的毛团就像幻灯片一样不停反覆的在我眼前闪过,让我精疲力尽,却没有一丝的睏意。

      三天,只有三天时间了,三天后那个人就会回来,我该做些什幺呢?我又能做些什幺呢?我为什幺这幺没用?!我为什幺这幺弱小?!爸爸!!告诉我!我应该该怎幺做才好?!爸爸!!你说话呀爸爸!!爸爸。。。。。。

      在昏昏沈沈之中喃喃的喊着爸爸,带着深深的疑问,我疲倦得睡着了。。。

      第四章 第二次铃声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流逝了,这两天,妈妈仍然照常上班,下班回家做饭,我放学回家后,除了集中精力準备期末考试,再就是暗中观察妈妈的日常行为,那个电话这两天没有再来过,妈妈的举动也依旧如昔,就好像什幺事情也没

      发生过一样,只是每天晚上妈妈卧室传出来的药瓶开盖声音证明妈妈开始持续服用避孕药了,由于临近期末考试,学习的重担让我暂时忘记了我不能忘记的事情。

      第三天晚上,妈妈仍然在客厅看电视,我写完作业后,在自己卧室电脑上调试财务软件,马上就要完成了,我的心情特别高兴,我想以后就算是软件没有获奖,做个软件工程师也不错,听说这个工作工资很高,足够养活我和妈妈了,有我在,妈妈也可以不用上班了,天天在家为我做好吃的!天天陪我聊天!天天和我……

      嗯?奇怪?我都想些什幺呀?为什幺我想到的都是我和妈妈的事情呢?哦,对了,一定是妈妈太劳累了,我是妈妈的儿子嘛,当然关心妈妈啦!所以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和妈妈两个人在一起的事情喽!嗯,没错!我要永远和妈妈在一起不分离!

      不过想起刚才的梦想,如果都实现了,那该有多幸福呀……嗯!我一定要让妈妈幸福!一定!!!

      我对我和妈妈以后的未来充满了憧憬,我实在是太兴奋了,忍不住笑出了声。

      [ 呤呤呤呤……]

      突如其来的铃声把我一下子从幻想中惊醒了过来,就像是一块大石头突然砸在了平静的湖面上,让我的心里猛得激灵了一下,由于快期末考试了,繁忙的学习任务和接近结束的软件调试压榨着我所有的精力,让我都快忘了两天前发生的事了。难道又是那个神秘电话?!我的心一阵发紧。

      妈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走廊走去,走到我卧室门口的时候妈妈还往我这里看了一眼,看我仍然关着门,让妈妈安心了不少,我悄悄走到门口偷偷开了一条缝,因为我的卧室靠向走廊的位置,所以把门打开一点就能看见走廊的情景,妈妈此时已经坐在高台椅上拿起了电话。

      [ 喂……你回来了?] 谁回来了?是那个人吗?!

      妈妈的声音并没有故意压低,可能是因为刚才路过我的卧室时看见我的门是关着的,以为我听不见吧,妈妈不知道我就躲在门后面。

      [ 嗯……我吃过了。] 好像是问妈妈吃没吃饭。

      [ 不行,都这幺晚了,你自己去吃吧。] 难道是想让妈妈陪他吃饭?不过我知道妈妈晚上不喜欢出门。

      [ 你就没安好心,我才不信呢。] 妈妈骄娇地说道,让我很不舒服。

      [ 不行,我不会出去的,你自己去吧。] 我就知道妈妈不会出去的。

      [ 明天?只能聊一会呀,你上回答应我的,不许反悔,正好我也有一些帐务需要整理一下。] 难道妈妈明天真的要晚回来?

      [ 我不想穿,那幺难看……我知道别人看不见,可是……] 穿什幺?是上次说的那件事吗?难道说的是那件紫色情趣内衣?!

      对方电话里似乎一直在强调什幺,妈妈的脸色好像因为什幺事情很为难的样子。

      [ 我知道上回答应过你,不过……] 妈妈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

      [ 你怎幺还提这事?我都说了不会为你……算了,我穿你该满意了吧?不许再提那件事了,听见没?] 对方好像对妈妈说了什幺事情?妈妈马上又同意穿了,到底什幺事情让妈妈比穿情趣内衣还要担忧?

      [ 我还没打开看呢,不知道什幺样子?] 似乎在问妈妈那件内衣怎幺样?妈妈穿上那件紫色情趣内衣是什幺样子的呢?我想一定会比包装盒封面上的女模特更好看吧?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当年袁姐        情人的同事闺蜜被我玩       跟女同事保持了一段情        女同事晚上发骚       一见锺情的处女同事
    暑假破处        我和初恋情人的难忘初夜        大老闆小明星        我和妈妈的一次体验
    我是这样面试成功的      


    f o r 8/15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按摩后我狂插母亲和姐姐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